企业公告

耐磨板特价销售NM360 20*2000*80000 5500 NM400 20*2200*8000 6500 NM400 20*2200*10000 6500 更有大量的武钢耐磨板销售价格优惠欢迎来电:021-56692669 13917985004 彭玲 021-36070335 13701664517孙小晓

公司相册更多

企业名片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行业:钢铁
电话:021-56692669
021-36070335

传真:021-56692669

发布博文彩民心水网


刘安幽居信阳游河镇之谜(四)


更新时间:2019-09-02  浏览次数:

  虽然淮南王刘安不关心朝政世事,一心著书立说,还痴迷于炼丹,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首先,汉武帝刘彻继位后,地方分权势力与中央集权势力之间斗争激烈。汉武帝早年很是崇敬族叔刘安,两个人有不少共同之处,都喜欢方术,研究长生不老之术;推崇刘安学有专攻,经常听他讲学问,对叔辈刘安较为尊重;后来还敕拐杖,免于进京朝见。但也难免汉武帝产生智慧盖主之虞。叔侄俩不同的地方也有很多,刘安讲究黄老之术,无为而治,汉武帝则推行“独尊儒术”。但外人看来,刘安显然处于有利地位,无意间刘安成为皇亲国戚竞争的众矢之的。

  汉代自高祖刘邦登基以来,接班人一直没有形成既有规制,兄弟可以继位,等兄弟们都老了,该由第二代接班了,可是当过皇帝的三兄弟由谁的哪个儿子接班?后来又发生有的皇帝到最后驾崩时没了子嗣,不得不从旁系选接班人。如此麻烦就来了,谁不想争当皇帝呢?一旦出现上述苗头,皇族围绕帝位便在暗中开始发力,你死我活的竞争不可避免。有官员贺刘安最有可能获得皇位,许多人以“是人谁不想当皇帝”来推测他,说刘安闻之则喜形于色。

  其次,刘安过于专心治学,疏于政事家事,造成家庭内部不睦。一是三兄弟中除了老三刘赐,各有图谋;二是刘安的庶长子未立太子,嫡太子刘迁对长兄又大不敬;刘安热衷于与一众门客修学炼丹,对太子行为没有及时严加管束,与庶子更是少于交流。庶孙刘建怀恨收证举报,此案恰被审食其之孙审卿觉察,觉得报仇的机会来了,于是积极插手刘建举报案。

  关于淮南王刘安谋反情节,史料记述颇多疑点,不像是记述史实,倒像是罗织罪名,欲盖弥彰。司马迁记录此案尚属写当朝史志,就他的身世来说,恐有难言之隐。有人甚至认为刘安谋反就是冤案。

  第一,元朔五年(前124年),淮南国太子刘迁与郎中雷被对剑,雷被误中刘迁。刘迁发怒,添油加醋告到父王刘安那里。刘安听信太子一家之言,罢了雷被的官。这显然不是谋反之证。后来雷被不甘受辱,借机跑到长安,添油加醋地向汉武帝上书陈情,指证刘安多次找他谋反。汉武帝将雷被的告章交给廷尉和河南郡查究,可见此时武帝不太相信谋反告章。所以,最后也只是罚没刘迁两县封地,说明并没有查实刘安谋反之实。白小姐藏宝图

  次年(公元前123年),刘安庶孙刘建因其父未被重用而怀恨,暗自收证举报,他了解到太子刘迁曾想谋杀汉中尉伍被(雷被、伍被都是位列刘安著名门客“八公”中人,都向汉武帝刘彻告过状,或有混肴之处)的情况之后,于是派其友人严正向汉武帝上书,说才能出众的刘建知道淮南王太子阴谋之事。此报目的在于引起武帝重视,也不是刘安谋反的确凿之证。即使确凿,也是刘迁而不是刘安。

  这一年,汉武帝正致力于解决北方匈奴威胁。张骞因“知水草”,受命助卫青率汉军攻打匈奴,又被封为博望侯(今方城博望镇),食邑2000户。因此,汉武帝接报之后,将此事交给廷尉、河南郡处治。牛魔王管家婆ab跑狗图

  这时候,刘安父王刘长仇人辟阳侯审食其之孙审卿闻讯插手淮南王太子阴谋案。审卿出心报杀父之仇,向其好友丞相公孙弘编造虚构淮南王刘安“阴谋”之事。到了审卿和丞相公孙弘这里,淮南王太子阴谋也就成了淮南王“阴谋”,终至刘安“谋反”案立。真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

  刘安豢养数千门客术士(有说“数十人”,有说“几百人”,有说“数千人”),一不是装潢门面,二不是培植势力,三不是掩人耳目,四不是拿枪用刀的兵士;刘安门下文人术士是出了很多学术成就的。我们现在吃的美食豆腐,就是刘安炼丹中发现发明的。《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曾讲到,淮南王刘安与门客伍被闲谈,讲到徐福所去的地方平原广泽。经今天的考古人员深入挖掘发现,所谓平原正是今天的日本诸岛。据此判断,刘安养门客数千,一是潜心学问,二是有远走世外的遁世想法,而没有谋反的动机。即便如此,也免不了皇上心存顾忌。

  汉武帝刘彻从民族、政治层面论,不愧是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但在国家治理上可不像汉文帝那么怀柔,他是以严刑、峻法驾御天下,一向推行,肆行杀戮,视他人生命如草芥,尤其晚年疑心加重,迷信巫蛊,甚至逼死皇太子。朝廷内外那么多人告发刘安,甚至其孙也参与其中,让汉武帝不得不信。所以,刘安的刻意避世最终也没逃脱厄运。

  刘安谋反虽在《史记》中有所记载,史料提及刘安谋反情节事实扑朔迷离,整个围捕淮南王刘安过程不仅语焉不详,而且前后矛盾、错愕之处颇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一桩千古奇案。行文不像是史学大家司马迁糊涂或失误。

  一说是朝廷法吏先是逮捕了太子、王后,包围了王宫,将淮南国中参与谋反的刘安的宾客全部搜查抓捕起来,还搜出了谋反的器具,然后书奏向上呈报,但并没有逮捕刘安。诸侯王、列侯与丞相会集议决报告汉武帝后,刘彻再派掌皇室亲属事务的宗正手持符节去审判刘安。也有史料记载,此前刘安已经派发路费遣散了三千门客,这说明他一是为消除朝廷顾虑,二是对后事有所准备。

  另说宗正带人到达淮南王宫后,深院里传来弹琴之声,刘安并未动一兵一卒进行抵抗、自保。这不是谋反者的做派吧?

  而第三种说法则说宗正还未行至淮南国,刘安已提前自刎而死。还有一传说更神乎,说汉武帝刘彻派宗正前往捕解之时,刘安与淮南八公吞服丹药携手升天了,剩下的丹药被鸡犬啄食后也随之升天。这后两说意味是自杀,但都没有言及安葬事宜。

  关于处置善后,史料仅有王后荼、太子刘迁和所有共同谋反的人(包括告发的伍被)都被满门杀尽;还提及刘安兄弟庐江王刘赐在汉武帝干预下没有株连伤及,但始终没说刘安的生死之事。汉武帝遂废淮南国为九江郡。

  而史载刘安是死于公元前122年(元狩元年),也就是谋反案第二年。这一年,皇长子刘据被立为太子。诛杀刘安是在立太子之前还是之后呢?史书为何一字不落?如果汉武帝出心想灭刘安,满门抄斩、株连九族都做了,不可能把谋反的主谋留到第二年吧?既然要杀,何必弄到蔡阳呢?再说,如果刘安幽居是汉武帝授意,谁敢很快就把刘安折磨死呢?既然幽禁于淮阳侯国,就不太可能很快处死刘安。这不符合汉武帝刘彻此举惜才之意。如果是长沙王刘发或其后人淮阳侯私自隐藏刘安,他们也不至于怠慢刘安在淮阳的生活起居,因此刘安也不至于很快故去。从游河古城汉墓规模以及出土陪葬品看,长沙王刘发对族叔刘安生前死后足够厚道,生前不会有衣食之忧,死后安葬规格也是比较高的。

  纵观刘安谋反史料,记述仅有人物、事件,大致年份,而所谓“谋反”要件不清,记述漏洞颇多,最大谋反嫌疑是养众多门客;时间节点混乱,不少描述不合常理,元朔五年至元朔七年(前124年—122年)就是一本糊涂账。以司马迁的文笔,就谋反这样重大历史事件来讲,显然不是一般的疏忽。

  更奇怪的是,刘安死在哪里、怎样死的、埋在哪里,史料没留下只言片语,给后世留下重大疑点。

  刘安不仅死后的处置不详,死法更是有多种版本,而且死后尸首及其处理(安葬)史料却没留一字。刘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没有丧葬信息,本身就很可疑;其寿县墓藏建筑年代不详,但肯定不是汉武帝处置刘安时期(公元前122年)所建,或为衣冠冢也未可知;墓碑则为两千年后的清代所立。刘安在淮南百姓中口碑很好,人们建一座衣冠冢怀念他、纪念他是合乎情理的。

  寿春距信阳市游河镇直线公里,有点儿远,但刘安幽禁蔡阳(游河)也不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我们可以从淮阳侯国(蔡阳)与西汉皇室的关系着手分析试作判断。

  淮阳侯国属长沙王刘发(死后谥号定王)辖地,而刘发乃汉武帝刘彻的六哥,这关系一摆就敞亮了。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建树的四大帝王之一,他除了晚年穷兵黩武并造成巫蛊之祸外,政绩斐然。是他第一次从国土和思想两方面实际上统一了中国,统一的汉民族从此神形兼备,正式登上人类历史舞台;他的国号成为一个伟大民族永远的名字,被誉为中国历史上四大有为名君。淮南王二世刘安软禁在淮阳侯国(蔡阳),看似放在六哥翼下,实际也等于在朝廷控制之下,或是汉武帝怜惜族叔之才的刻意安排,对外也达到了震慑管束其他皇亲国戚的目的。此后外界再没有刘安的消息,说明六哥刘发软禁族叔刘安的工作做得很到位。此其一。

  其二,刘安案后,汉武帝宣布废淮南国为九江郡。此时朝廷有人提出同时废蔡阳所在的这个(万户)小国淮阳。据《汉书》记载:朝臣有奏:“且说淮阳小之,不足立国,不如并入淮南(九江郡)”,按朝臣的意见,淮阳侯国不仅降格,还被划走了。皇帝也不容易,汉武帝最后采取折中办法,将淮阳侯国降为县制,县邑在蔡阳城(后称莽母城),仍归长沙国南阳郡管辖,避免伤及六哥利益。

  在处置刘安事件善后议事时,为什么同时提出废除与淮南国相距几百里地,而且是汉武帝六哥封地的一个小小侯国呢?可以反证淮阳小国(蔡阳县)与刘安必有干系,且朝臣核心圈有人知道刘安被收留(软禁)于淮阳侯国。刘安政敌(主要是皇族)不能置其于死地,也要让他政治地位上尽可能低贱,免得很快咸鱼翻身;所以极力促成淮阳侯国降格,并划归九江郡管辖,以图摆脱武帝约束,日后另谋。从这个意义上说,汉武帝把刘安软禁在淮阳侯国,或许也有保护刘安生命安全的意思。

  从墓制上判,汉墓群位于古城岗(蔡阳城)遗址西偏南方向,应为淮阳、平春侯国王族墓葬群。而王子墓则位于古城岗西北,朝向洛阳;山淮村“小高原”刘安墓则位于古城岗东南,朝向淮南国;两墓都未入汉墓群,比有其独特性;两座大墓墓堆均大于汉墓群墓堆,小高原之墓有大于王子墓。墓制级别较高,墓主人身份必高于汉墓群其他人。

  从信阳游河汉墓出土刘安、刘燕印,以及“刘燕前113年毙”这些零碎信息推断,刘安极有可能于公元前122年幽居信阳游河,其去世时间似应远晚于公元前122年若干年。

  作者简介:余道金,网名(笔名)语哲,独立撰稿人,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新华网上榜作家,信阳市杂文学会副会长、浉河区作协副主席。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电话:021-56692669  13917985004  021-36070335  13701664517   传真:021-56692669  访问数:427538次
友情链接: 特钢报价网    公司库存网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syatsu.com All Rights Reserved.